復盤:齊祖未卜先知定良策 巴薩的命門在梅西?

復盤:齊祖未卜先知定良策 巴薩的命門在梅西?
2021年04月11日 11:20 新浪體育

  國家德比賽后,科曼依然忿忿不滿于裁判對布萊斯維特摔倒在禁區內的無動于衷。

  誠然正如他所說,“因為如果是點球的話,比分就可能是2比2了”,但這也只是他在媒體前的一種姿態罷了。作為職業教練,回到訓練基地,首先要追問的是巴薩為什么會先丟兩球?為什么會在本賽季被皇馬雙殺?

  只不過當他分析比賽內容的時候,他會遇到一個遠比點球未判更為棘手的難題。

  本場比賽,齊達內的皇馬打出了一個精彩的上半場,而這背后顯現的是他們非常充分的準備。

  為了克制巴塞羅那自對陣巴黎圣日耳曼次回合,打出不俗表現的三后衛陣型,皇馬這邊見招拆招,同樣在球員的位置和職責上,齊達內做出了很多針對性的調整:

  如圖所示,當皇馬處于無球階段時,巴爾韋德會來到巴斯克斯外側,形成實質上的五后衛站位,充分覆蓋防守寬度。

  這樣一來,巴爾韋德就可以限制阿爾巴的發揮空間,還可以順勢保護防守能力不算突出的巴斯克斯:

  與此同時,皇馬的“典禮中場”加上左邊前衛維尼修斯,就形成了防線前的四人中場線,在他們身前則是本澤馬。

  但是和陣型站位截然不同的是,維尼修斯其實并不會在防守中輸出體能,反倒是突前的本澤馬經常大幅回撤,從身后幫助中場中路的防守,而這一區域剛好就是梅西的接球位置和活動范圍:

  于是,你甚至可以看到本澤馬回防到本方禁區前沿的防守片段:

  巴薩在前場需要大量觸球的核心——梅西,被皇馬中場防守群集中限制;斜長傳送往居于弱側的阿爾巴,后者的空間也被深度回防的巴爾韋德提前占據。

  如此一來,巴薩輸出進攻威脅的可能性大大降低,反倒是兩側翼衛大幅插上留下的身后空間被皇馬利用,能力不堪重用的三后衛只能在大空間下被對手用速度蹂躪:

  當然了,通過科曼在中場的調整,巴薩的下半場表現有所回升,但他們面對的已經是客場0-2的艱難境地了。

  假如說上半場的表現在哪里能有所改善的話,科曼就要觸及到巴薩目前在強強對話中最為敏感的問題——梅西的發揮場景。

  由于年齡增長、身體機能的下降,面對深度回防的球隊時,梅西現在都需要通過大幅回撤來拿球,為自己拉出起速的空間后再向縱深方向沖擊。與此同時,身邊的中場隊友也需要壓上輔助,一方面為他拉開沖擊空間,一方面為他在沖擊過程中隨時提供出球選項。

  那么問題就來了:一旦沖擊失敗,身后防守怎么辦?

  正如上圖所顯示的那樣,當梅西嘗試在左肋向前沖擊時,佩德里和德容都在梅西和球線之前,而梅西的身后只剩下了緩慢的布斯克茨和孱弱的巴薩三后衛。

  于是,梅西被本澤馬和莫德里奇聯手斷搶之后,維尼修斯人球分過吃掉明格薩,向著巴薩的禁區腹地全速沖擊,最終被阿勞霍在禁區前沿放倒:

  是的,這便是皇馬打進第二球的那粒定位球:

  實際上,這就是關系到球隊在場上攻守平衡的問題。

  如果進攻端打出的威脅,是建立在持續、大幅調動防守職責繁重的球員參與的基礎之上,那么在90分鐘的維度上,暴露身后空間、防守環節出錯的概率就很大了。

  那么,如何在未來規避這個問題呢?

  思路無非也就是從前、后兩端來開展。要么就在中后場投入重金,引進能力突出的后腰和中后衛,最大限度減少被對手沖擊時犯錯的可能性;要么就在前場引進真正的支點中鋒,縮減梅西的球權,圍繞中鋒來設計前場進攻的戰術。

  相較于后者,恐怕還是前者更容易被巴薩球迷接受,但考慮到巴薩目前的財力問題,這個辦法也很難實現。

  真正的球星,其實是當他站在球場上時,能最大限度降低隊友的工作難度,這也是在最大限度降低教練的布陣難度。

  而當他的發揮建立在資源傾斜的層面上時,就要考慮資源傾斜的性價比問題了,畢竟一支球隊只有11個球員,資源總歸是有限的。

  這一點,的確是梅西和巴薩在未來都要考慮的問題。

  (牧子)

巴薩皇馬齊達內

推薦閱讀

閱讀排行榜

體育視頻

精彩圖集

秒拍精選

新浪扶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