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焦卡納瓦羅的翻譯李白:我是獨一無二的

聚焦卡納瓦羅的翻譯李白:我是獨一無二的
2021年05月28日 11:40 國內足球綜合

  來源:徐江 CSL中超聯賽

  2016年,意大利人扎切羅尼成為北京國安俱樂部的主帥,李白以扎切羅尼翻譯的身份,第一次出現在了中超聯賽賽場,李白的人生從此發生了轉變。扎切羅尼離開國安后,李白跟隨卡納瓦羅去到天津和廣州。一轉眼,六年時間過去了。有一年,國家隊比賽日,卡納瓦羅帶著李白去找師父里皮,在下榻酒店,里皮把幾個意大利翻譯叫到了一起,問他們誰是中國最好的翻譯,沒有得到明確的答復后,里皮說出了李白的名字。

  李白,青島人,1987年出生,足球生涯始于青島海牛足球學校。13歲那年,李白來到魯能足校,開始了足球尋夢之旅。

  提起魯能足校,球迷都知道周海濱、崔鵬、王永珀等人的名字,但沒有人知道李白曾經是他們的隊友。少年時代的李白并不是魯能足校的重點培養對象。簡單來說,崔鵬、王永珀們是魯能足校從外面挖來的好苗子,是魯能足校重點培養的尖子生,那支隊伍的名字叫魯能足校專業隊。

  李白當時所在的球隊,跟崔鵬、周海濱并不是一個隊伍,準確的叫法應該是魯能足校加強隊,主教練是后來的國少教練張寧。李白訓練特別刻苦,一直憋著勁,想從加強隊跳到專業隊踢球,只有那樣,才有機會踢職業足球。李白一直在努力,也最終從加強隊里脫穎而出,成功地成為了魯能足校的專業隊球員,李白搬進了專業樓宿舍,同房間的小伙伴是秦升。

  李白所在的1987年齡段,王永珀和崔鵬是絕對的球星,李白說:“我還在加強隊的時候就認識王永珀了,他太有名了,一年到頭都在國字號訓練,我跟王永珀沒怎么正經八百地一起踢過球,有一年我們跟上海中遠比賽,我助攻了他兩個球,王永珀還不承認。不過,我倆沒在一起踢兩年,他就上一線隊了。”

  進入魯能的專業隊,李白感受到了競爭的殘酷,當時在隊里,有周海濱,還有李微、秦升、崔鵬,競爭太激烈了。后來教練跟他說,李白,出去找個隊踢吧,他就走了。那是2005年,他去了遼寧,莊毅有一個乙級隊,就在沈陽白塔那邊,他在那里踢了一年不到的時間,后來自由身去了威海踢球,那是哈爾濱蘭格的前身。可能是時運不濟吧,李白在外面踢了兩年球,就回到了青島,錢沒掙到,信心也沒了。李白說:“我是那種沒什么特點的球員,心理素質也不好,第二天比賽,頭天晚上就睡不著覺。”

  李白的足球之路就這么被關閉了。告別職業足球,李白選擇了出國,那會兒鄰居的兒子在俄羅斯上學,李白就想著也出國吧,總之不能在家里這么混下去。去英語國家,李白直接放棄了,因為要考雅思或者托福,肯定考過不去,去意大利可以,語言零基礎就能報名。李白一想,這個可以啊,就報名了,結果發現,還是要學語言,就硬著頭皮去北京學語言了。

  一心想要出國的李白,學習還算認真,語言學得還不錯,那會兒他上午學習語言,下午就踢球玩。他說:“那會兒踢球經常跟外國人踢,就是和使館那幫外國人一起踢。趕上那年是2006年世界杯年,我就上午學習語言,下午踢球,晚上跟意大利使館的人看球、吃飯、聊天。語言就是在那會兒進步得很快,最后在當時的186名考生中,我考了個第6名,被博洛尼亞大學錄取,我還獲得了全額獎學金。”

  到了意大利之后,李白開始學的是運動科學,發現根本適應不了,解剖、骨骼、肌肉之類的實在太難,最后轉到了傳媒系,這個就簡單多了,李白那會兒想著,不行就回國當個記者。

  在意大利,李白一共待了六年時間,除了完成學業,六年間李白為了在意大利生活吃了不少苦,在餐廳洗過杯子,洗過廚房的下水道,什么苦活臟活都干過,直到后來從廚房跑到餐廳里給客人點菜,日子才算是好過了一些。熱愛足球的李白還加入了一個當地的五人制足球隊,算是半職業性質的,一個月也有200多歐元的訓練補助,李白說:“我們那個隊當時非常強,在整個大區是沒有對手的,有兩個隊員是意大利五人制國家隊下來的,他們跟老板關系好,就單純地為這個老板踢球,不過是有一些訓練的補助。當時隊里還有個日本人,后來我來了,他就沒位置了。”

  頭腦活泛,情商很高的李白,在意大利的生活逐漸好了起來,甚至賺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桶金。當時李白打工的那個餐廳的老板,決定開一個分店,老板給了李白51%的股份,不過需要李白在未來的時間里,用錢去償還這些股份。李白負責經營這個餐廳,也還是亞洲餐廳,做日本料理和中餐,餐廳做得不錯,每個月的純利潤收入能有個三、四千歐元。李白說:“這個收入在意大利算是銀行主管的收入了,日子可以過得非常安逸了。”

  2006年來到意大利,從一個身無分文的留學生,變身成餐廳的老板,李白的意大利留學生涯來到了2013年。繼續待下去,似乎也沒什么意思,李白決定回國了,那個店最終賣了13萬歐元,李白帶著六萬多歐元,回國了。

  再回憶起在意大利的這六年時間,李白說:“博洛尼亞是我的第二個家,當然在事業方面,特別是翻譯工作方面,沒有在意大利的這六年,我應該沒能力去當扎切羅尼的翻譯,也不會成為卡納瓦羅的翻譯。”李白說,足球翻譯不是簡單的會說一門語言就可以,有些足球的專業術語,是需要在當地的語言環境里才能夠學到的。“在意大利的六年,我跟意大利人一起踢球,一起看球,我說的就是他們的足球語言。”

  李白講述了這樣的一個足球術語,“Approfondita”,翻譯過來,就是打身后。李白說:“這個詞在意大利語里,原本意思是礦工之間的交流詞匯,意思是鉆洞或者更深入一些。如果你沒聽過意大利足球的解說,沒在意大利踢過球,教練說出這些詞的時候,我想我是很難去表達出來的。”

  有機會成為足球翻譯,李白要感謝一個人,馮瀟霆。2012年,卡馬喬率領國足在西班牙塞維利亞踢了一場熱身賽,李白從意大利來西班牙看球,當時秦升是卡馬喬陣中的后腰。李白來酒店找秦升,在秦升的房間認識了馮瀟霆。后來馮瀟霆假期去意大利滑雪,李白也是全程作陪,馮瀟霆為李白介紹認識了自己的意大利經紀人,巧的是這個經紀人也是扎切羅尼的經紀人。李白說:“人生就是這樣不可預料,我從來沒想過能有一天出現在中超賽場,如果不是跟秦升是隊友,我就不會認識馮瀟霆,更不可能認識那個經紀人,那個經紀人是羅馬的一個老頭,我怎么可能有機會接觸到他呢,所以,這就是命吧,老天爺想讓我吃足球這碗飯吧。”

  站在職業足球賽場,雖然不是球員身份,但翻譯李白的生活重新變得絢爛多彩,李白說:“扎切羅尼讓我大開眼界,我第一次知道,足球原來是這樣踢的。意大利足球為什么能有那么大的成就,不是沒有道理的。扎切羅尼把球場分成1~9個區域,會告訴你,每個區域應該去怎么做,這是以前我從來都不知道的。”

  不過,很遺憾,扎切羅尼在國安的執教并不成功,即便是那樣,國安全隊上下沒有人說扎切羅尼是不好的教練。李白說:“沒辦法,運氣太差了,可能是老扎的本命年吧,太不順了。來得晚就不說了,到隊里,伊爾馬茲一個射門,大腿五厘米的拉傷;樸成一個很簡單的腳后跟磕球,三厘米的拉傷;大寶,在國家隊傷了,確實太不順了。”

  李白的翻譯之路,始于扎切羅尼,李白說:“扎切羅尼是戰術大師,343陣型的發明者,國際足聯的終身榮譽講師,以前我以為里皮是影響卡納瓦羅最深的人,但老卡說影響他最深的人是扎切羅尼。我在國安的時候,跟著扎切羅尼幾天的時間,對足球的認知整個兒都顛覆了。”

  2016年5月底,執教國安戰績不佳的扎切羅尼離開了北京。不過李白并沒有走,聰明好學,情商很高的李白,贏得了國安上下的一致認可,國安方面希望李白留下來,即便當不了翻譯,還是可以當個隊務。那時候,李白調侃自己說,我應該是中超踢球最好的隊務了。

  2016年6月上旬的一天中午,李白在北京三里屯跟張稀哲、樸成吃飯,微信上彈出一條好友添加驗證,頭像和驗證信息寫著,我是法比奧·卡納瓦羅。李白看到這條驗證,愣了一下,覺得是騙子,不過還是通過了這條驗證。用李白的話說,他也沒啥好被騙的。

  隔了半天時間,到了晚上,李白想起那個來自卡納瓦羅的邀請,就點了驗證通過。微信那頭傳來了一條語音信息,對方介紹自己是法比奧·卡納瓦羅,并且留下了一個中國的手機號碼,讓李白方便的時候給他打電話。李白有點發懵,不知道怎么處理,回憶當時的情景,李白說:“我去,這真的假的啊,我打電話該說什么啊?”

  用了一晚上時間平復心情,第二天上午,李白給卡納瓦羅打了電話,卡納瓦羅很直接地邀請李白來天津給自己當翻譯。李白回憶說:“老卡跟我說,他需要我,然后,我跟老卡說我在國安是中超球隊,你在中甲,如何如何,反正就這層意思,然后,老卡就說了一句話:‘怎么的,跟著我,怕我給不了你光明的未來?’”

  卡納瓦羅的這一句話,讓李白離開了北京,坐火車去了天津,后來又跟隨卡納瓦羅南下廣州,如今在廣州已經是四年時間。李白說:“那是卡納瓦羅,世界杯冠軍隊長,世界足球先生,邀請我去當翻譯,怎么拒絕啊?太難了。不是誰都有機會跟在世界足球先生身邊的。世界足球先生全世界一共能有多少個?我跟在他身邊,那是什么感覺。”

  一轉眼,李白已經來到廣州四年時間,談到現在的生活,李白用了“很平靜、很系統”來描述,李白說:“每天早晨9點我會起床、吃早飯,上午的時候,卡納瓦羅會在自己房間客廳里說一下今天訓練的情況,下午就去訓練,晚上回來,有比賽的時候看下比賽,說一下今天訓練的情況,總結一下,然后再說下明天大概會訓練的東西。在賽區里面,沒有什么特別的事情,都很系統了,大家也都很習慣了。我參與的生活上的事情不多,也不負責外援的事情,不像我們隊負責巴西球員的翻譯,他是從早晨到晚上都閑不住,外援要找他的事情太多了。”

  當了快六年外教的翻譯,我問李白,有什么好的經驗給后來者,李白說:“三點吧,第一,千萬不要以翻譯這個身份給自己行方便,比如開個房間,不要說是主教練的旨意;第二,不要去篡改教練的意思,中心思想,你可以適當修飾,但不能改;第三,聽不懂的時候,再問一遍,不是自己的母語,再問一遍怎么了,我們日常生活中自己人說話有時候都沒聽清楚,問一遍怎么了,不丟人。”

  關于這六年時間,李白也談到了自己的變化,比如面對壓力,比如對足球的認知,李白說:“剛開始給扎切羅尼做翻譯的時候會很焦慮,那時候成績不好,吃下去飯,睡不好覺,度日如年的,承受能力基本是零分,我記得我們有一場踢蘇寧的比賽,11打10,我們多一個人,結果李昂進了個任意球,2-1把我們贏了,扎切羅尼問我,球迷是不是喊他下課,我想都沒想,就告訴他了。現在好一些了,現在也焦慮,不過不是作為翻譯的角色去焦慮了,我會把自己當做球隊的一分子,在廣州隊有四年時間了,有感情了。”

  對于這六年,最讓李白難受的事情是去年冠軍決戰的失敗,李白說:“我們這個球隊是卡納瓦羅搭建起來的,去年我們一直很穩定,很強勢,但最后一場輸掉了冠軍很難受,不是今年不會忘記,可能未來十年時間中,我想起來都會很難受。去年我們隊伍訓練得最苦,5個多月的備戰期,我們沒有放過一次超過一周的假,大年初三我們就開始訓練了,后來疫情來了,我們也沒放過長假,一到賽區,我們的狀態是最好的。我們贏了過去十年中最強的北京國安,中超兩回合決賽第一場,我們讓蘇寧最好的進攻線一次打門的機會都沒有,但最后我們輸掉了冠軍,太難受了。”

  卡納瓦羅會焦慮嗎?會有壓力嗎?李白說:“卡納瓦羅說足球就是壓力伴隨著的,沒有壓力就干脆沒有足球這項運動,遇見壓力只能更努力的工作。成績不好的時候,卡納瓦羅不是焦慮,他在一個事情投入了很多的心血,但沒有成功,他是那種感覺。他不會用自己的負面去影響別人,他不想讓別人看到他的負面情緒,他是個大心臟。不過,他會去看網上的東西,用翻譯軟件去看,他有時候會發一發牢騷。他覺得網上的東西跟他的本意是相反的,覺得別人不認可他,覺得網上的東西缺乏尊重。很多人說卡納瓦羅是情商高的人,其實他是特別真實的,有什么說什么。”

  當了六年翻譯,李白如何規劃自己的未來呢?李白說:“我有個秘密,一直都沒有說,意大利有一個著名的足球訓練基地,科維爾恰諾訓練基地,在佛羅倫薩的郊區,它是意大利各級國家隊的訓練基地,同時也是意大利的足球技術中心,是意大利國內唯一一個具備頒發歐足聯職業級等級教練的認證機構。我獲得了去那個基地學習教練員課程的機會,是扎切羅尼給我推薦的。像恩里克、皮爾洛、因扎吉、薩里、曼奇尼、孔蒂,都是那個訓練基地走出來的教練員。那里是純意大利語授課的,他們那個基地分兩種教練員的授課班,一種是職業球員,有200場A級賽事的退役職業球員,他們可以迅速拿到證件,三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去執教一線隊伍了。不過,因為疫情的原因,我一直也沒有機會去學習。”

  對于當教練員這件事,李白說:“我腦子里現在有一些碎片,比如352、442、433、4231等等一些陣型,一些戰術,我有自己的一些理解,但如果明天讓我去帶球隊訓練,我可能只能把我最喜歡的東西搬過來,但你讓我說為什么,我可能說不出來,這就是為什么球員要去學習教練員課程的原因,在教練員的學習班,能有把這些碎片穿起來的一個過程,慢慢地形成一套自己的理念。我跟球員有一些區別,他們過去在場上是執行者,我是發號施令的人,有些球員可能當教練員一兩年都開不了口,但我可以。”

  談到教練員的壓力,以及理解,李白說:“當教練員,從你以球員的身份退下來的時候,有那么一瞬間,你應該什么都放下了,你是8個世界足球先生也沒用了。在意大利科維爾恰諾訓練基地的教練員考試中,有兩句話是完全禁止的。一個是“在我的時代”;另一個是“我的足球”。梅西如果去巴薩當主帥,如果4場比賽不贏球,球迷就會認為你一點用都沒有了。足球是世界上最現實的運動,很多球迷喊瓜迪奧拉改變戰術,瓜迪奧拉說我7年時間贏得了20多個獎杯,我一年平均三個獎杯,憑什么去換戰術?”

  最后,評價自己這六年的翻譯生涯,李白說:“我不能說我是中國最好的翻譯,但我應該是獨一無二的。在卡納瓦羅身邊當翻譯,在扎切羅尼身邊當翻譯,沒有球員會對我的翻譯表示不明白和反應遲鈍的。我相信我的能力,球員出身去當翻譯,在中國我應該是第一個。我今天做到的這些,不是一天完成的。足球就是我的生命,只要你踢過足球,熱愛過足球,足球就會深入你的骨髓,永遠不會磨滅。”

  (部分圖片由采訪對象提供)

推薦閱讀

閱讀排行榜

體育視頻

精彩圖集

秒拍精選

新浪扶翼